自然醫學養生之道

內優外煥 :別讓病毒〝愛〞上你

(本之由2020年第十四屆世界自然醫學大會發表的論文《對防治新冠病毒感染的淺識與建言》改編)

何永慶

中華自然醫學教育學會 健康促進教研中心 主任

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副主席/執行長

前言:

新冠病毒引發的肺炎COVID-19)不分區域、不分國界、不分種族,不分貧富尊卑,到處漫遊;儘管各國各地都「嚴陣以待」,紛紛以封城、禁止旅行社出團,研製、施打疫苗等因應措施,雖付出了钜額的經濟代價,但其成效並不彰……疫情依然勢如破竹席捲世界,而且,病毒還隨機應變地不斷變種,讓人類防不勝防,疲于應付……至今年(2021127日的統計,全球總感染人數已超過1億,因感染而死亡人數已超過210萬,造成的經濟損失同樣難以統計,更造成億萬人陷入極端貧困……方方面面,如此這般,實可謂「內憂外患」。

滿清末年,區區約五萬八國聯軍就擊跨了滿清,不因為八國聯軍有多強大,而是滿清腐敗,民生凋敝,舉國上下一盤散沙所致。同理,今冠狀病毒侵人「勢如破竹」,難道不是「木先腐,而後蟲生」」、「正氣先衰而後邪客之」(正氣者,泛指人體的整體自愈力(或可稱為生命力)及正向思維;邪者,泛指包括各種病毒在內的各內、外致病因素?再有,人類太多作為類似與病毒搞「軍備競賽」,加上一味為經濟發展為由,將地球生態破壞得一塌糊塗,必然沒完沒了而促使病毒快速突變。這也就是疫情在歐美之所以難以收拾的主要因素之一。誠然可悲可歎。

所以,如何做好公共衛生及如何增強自我的自愈力,才是防止感染根本,更是醫界和全民應知的重要議題。

一、病毒的忠告:

    大自然中,本來就正邪並存。就我們病毒而言,也是自然界的一份子,只不過我們是以和其他生物共生或寄生的方式生存。我們的體形極小,其直徑僅有10~200nm1nm=10-9m一奈米為十億分之一公尺)你們人類的頭髮直徑大約在350000nm左右,紅血球的直徑也有7500nm左右。所以,在1930年代電子顯微鏡未發明之前,根本就不知道我們長成什麼樣子,只把我們統稱是濾過性病毒。其實,叫我們是什麼名稱都無所謂,我們的天職無他、就是只求繁衍活下去。所以,無論在任何惡劣的環境下,我們都能隨機應變。至於你們人類想盡辦法用各種手段試圖殺滅我們,真是門都沒有。無論使用什麼消毒藥水,或用什麼抗生素、激素、干擾素等毒藥來圍剿我們,其實,不但很難奏效,還往往抑制了你們人類自身的免疫自愈力;而且反倒迫使我們變得更頑強,更茁壯。我們可隨環境改變而重組(reassortment)、突變(mutation),更可隨你們各種人際接觸或人畜接觸及各種交通工具等途徑,世界漫遊,也可以說,我們的族群無所不在。而且,在地球上,我們比你們人類先出現,只不過是你們人類喧賓奪主罷了。

    雖然,你們人類也很聰明,常常噴灑消毒藥水或研發疫苗、戴口罩以預防。但請別忘了,所謂『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很抱歉,若不懂得潔身自愛、做好公共衛生,做好環保,你們人類可能玩不過我們。2003年初,我們的一株被你們人類稱為SARS變異的病毒,在『天時、地利、人不和』的條件下,不是已把你們人類弄得七葷八素,草木皆兵,風聲鶴唳了嗎?不信等著瞧,就算你們人類把SARS」、「MERS弄清楚時,可能我們早已又突變了。其實,到今天為止你們的SARS疫苗並沒有研發出來,誠可悲乎。

    2005年下旬,我們另一株被你們人類稱為 H5N1的病毒,再次以可能人傳人的方式,專挑體質弱者下手。你們人類世界衛生組織公衛專家英國醫學專家大衛·納巴羅Dr.David Nabarro曾膽怯地預告:除非現在採取行動控制亞洲禽流感疫情,否則一但突變成人流感大流行,將可能奪走五百萬到一億五仟萬條人命。於是,你們人類做了很多防疫措施,諸如研發施打疫苗、製造、儲存、使用抗病毒藥克流感(Tamiflu);戴口罩、勤洗手等等。這些消極的措施,其實效果同樣很有限。

    誠然,這是你們人類有自保的本能和權利,我們不予置評。你們人類難道不清楚嗎?我們病毒不同的族群適應於不同的時令節氣?可能也是你們人類過度科技文明,工業污染、濫墾濫伐,造成地球生態異常;乃至2002年冬季整個北半球天氣嚴寒,中國大陸北方天寒地凍,大雪紛紛;南方卻寒涼少雨,廣東沿海一帶雖已時過春分之時令,卻『乍暖還寒』,不見往年的『春暖氣和』之象。這又給我們病毒SARS一族提供了最佳『天時』的條件。

    那年(2005年)更因地球生態、氣候變遷,你們人類已災難頻仍,如南亞大海嘯;美國紐奧良因颶風而全市泡湯;臺灣該年內亦是水患、土石流連連等等。而小環境往往又是隨著大環境而變的。所以,我們中的另一株被你們人類稱為H5N1的病毒,曾經又讓你們膽顫心驚,手足無措。但你們人類仍舊沒從壘次疫情中吸取教訓,除了做一些等待,消極的防疫措施外(洗手、測體溫、疫苗、研發新藥等),鮮少看到你們人類的自我反省。

    今年,我們重整旗鼓的新〝兵團〞新冠病毒COVID-19)更是勢如破竹的席捲世界,並且隨時重組(reassortment)、突變(mutation)以對應你們的防疫舉措。

    就你們人類科學家的估計,地球上生活的90%的生命尚未被你們人類確認,你們對大自然中約5000種病毒的95%尚一無所知;在約100萬種細菌中,也僅對其中的2000種做過定性。因此,就本次疫情讓你們人類對我們高度關切之際,我們直言不諱地提醒你們,面對如此空白迷茫的微生物世界,繁茂的熱帶雨林是我們病毒、病菌的巨大棲息地盤,若你們再濫墾濫笩,必然可以預見,新的病毒在今後將不斷出來找你們算賬。你們在今後的日子裏勢必還會面臨更大的驚恐和災難。

    還有更荒唐的是你們往往諉過於他,動輒大肆撲(屠)殺家禽、家畜。如此,寧可錯殺億萬,不可放過一個的行為,如此大開殺戒,日後因緣果報將如何?你們人類難道都沒一點戒慎恐懼嗎?!

     以美國為例,你們人類為了滿足口欲,大規模集中營似的囚養家禽、牲畜類,使本來有著良好自愈力的家禽、牲畜,不但過著擁擠不堪、暗無天日的囚徒生活,隨時被施打化學針藥劑;吃太多含抗生素、生長激素等非自然添加物的飼料。肉雞從出生到被宰殺,其生存時間往往僅兩個月,而在這麼短暫的一生中,牠們被迫與大自然隔離,嚴重運動不足,飼料中普遍缺少維他命、有機活性營養素等,如此,導致包括不正常生長、眼疾、視盲、怠倦、腎病、性發展阻礙、肌肉衰弱、癕瘓、內出血、貧血、關節炎、抽筋以及變形的啄和關節腫大;在像沙丁魚罐頭般擁擠的雞籠裏,完全沒有自由自在的活動空間,脫了毛的雞皮不斷地摩擦雞籠的鐵絲網,雞罹患癌症的比例日益升高。美國政府曾報告公佈,全美大部分雞群中百分之九十的雞染有癌症。如此不堪的生存條件,應該百分之百的雞身心都被逼到歇斯底里的狀態。這些〝囚禽病雞〞,幾乎毫無抵抗我們入侵的能力,所以,一但感染,可能就一發不可收拾。其實,這樣的雞只,縱算我們不入主(感染)牠們,你們人類也竟敢大口大口地吃下肚?!再有,你們有人就連蝙蝴類的野生動物也敢吃……

    言歸正傳,我們再把話說明白些,我們寄生於自由自在與大自然融為一體的野生禽鳥身上和寄生在被你們人類囚養的家禽身上,其結果是完全不一樣的。總之,就像你們人類說的『天作孽猶可違、人作孽不可活』。

    說到這裏,請不要怪我們。大自然中,除了『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外,還有萬物依存的動態平衡自然法則和因果法則。所以,只要你們人類懂得反璞歸真、尊重自然、尊重萬物,並不濫用藥物及化學毒物、體健身強,並不要任意破壞生態,其實,我們也就拿你們人類沒辦法。偏偏你們人類自己不但不爭氣,還種下了太多惡因,提供了太多機會、空間讓我們一展長才。或許,我們的存在,也是大自然『成、住、壞、空』的必要安排罷。再說清楚一點,你們人類大凡毀損自然、奴役眾生、飲食不節,吃香喝辣、膏梁厚味、嗜酒抽香、日夜顛倒、物欲色欲、不知節制;貪、瞋、癡、慢、疑,無所不用其極的話,就會成為我們的最〝愛〞。或許,我們也是『替天行道』呢。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抑或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二、確診後,如何治療

病毒(virus)與細菌(bacteria)有別。細菌是種活體(living organisms),在無限制的繁殖下,破壞宿主的組織細胞;而抗生素(antibiotics)類藥品只可攻擊細胞內支援細菌維生的酵素系統(enzymes),細菌終將被生物體之免疫系統(immune system)所掃蕩。但無法殺傷病毒。

 1. 任何病毒的最大對手,就是人類的自我免疫系統A virus’s worst enemy is the human immune system.)。變異冠狀病毒(novel mutated coronavirus)或今年的冠病毒COVID-19入侵時,一般健康的人很自然地有自體免疫力來對抗排出。祇因有時某些人無法作出及時的免疫對抗,於是有需藉助疫苗(vaccines)的預作準備。以2003年之SARS,雖僅7周就鑒定出新冠狀病毒的基因圖譜, (:迄今,由於病因未能百分之百的確定,僅能以「疑似罹患病人」和「可能罹患病人」名之)。但往往一個新疫苗與抗病毒新藥的研發最快也要待一年後或更久才可望上市。事實上,時至今日,SARS疫苗並未研發成功。這期間不但已有數種變種出現,一年後可能又呈現新面貌。

今年的新冠病COVID-19疫苗的研發,其實不會比當年SARS疫苗的情況樂觀。

2、當年時SARS病患的治療用藥,基本上有三種:

2.1. 抗病毒藥Ribavirin,其作用乃干擾細胞內部之病毒增生,緩降體內之病毒傳播速度(Ribarin works by interfering with intracellular viral replication,slowing the infection’s spread within the body.),在抑住病毒增生之同時,也停止了正常細胞的所有功能(If you stop the replication, that means you stop the function of the cell.)。此外Ribavirin有其他副作用,如貧血anemia),特別是在長時間、高計量的使用下。其實Ribavirin並非專為當年SARS病毒量身訂做的抗病毒藥,有美國實驗室發現Ribavirin對冠狀病毒根本無效。於是科學家希望能研發其他干擾素(interferon),藉以提升免疫系統。甚至有希望藉抗愛滋病毒的HIV藥(如protease inhibitors, 蛋白質酵素抑制劑),也請了愛滋雞尾酒療法專家何大一醫師來參戰。但我們對冠狀病毒認識不多,以致這些想法也是不確定。科學家更擔心病毒之多變異性,以致新研發抗病毒藥或疫苗,始終追趕不上病的毒變異的。(Reference: Time, April 28, 2003)

2.2. 因為病毒入侵後,身體若有過度的免疫反應,會造成氣管、肺部的發炎腫脹,以致呼吸困難、易喘,這是許多病人需接受氧氣插管並接受類固醇抗炎藥物(corticosteroids)的原因。而類固醇的副作用與其壓抑免疫力和抵抗力,反而方便病毒和細菌的擴散是眾人所知的。

2.3. 至於第三者球蛋白(globulin)是希望藉血清的一些免疫力(serum immunity)幫病患一臂之力。雖然當年SARS病患的感染後致死率約在1/20 or 5%,但從以上療程的用藥觀之,應該所費不貲,聽說大陸臺胞每天住院費及醫藥費需一萬人民幣。另以香港為例,免疫球蛋白M是由德國生產,可以抑壓免疫系統異常的活動,但這類藥昂貴,每瓶就需

要二仟五佰元港幣,一天要用三瓶,合計七仟五佰元港幣。Ribavirin每瓶一仟四佰元港幣,每天一瓶,只有類固醇一瓶僅數十元港幣。總之,其費用之高,讓人咋舌,不家破人亡也難。

   (以上二、三小節由臺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學系林佳谷教授 提供)

3. 新冠病毒(COVID-19)病患的治療用藥

美國FDA雖然已批准讓患者可用羥氯奎(hydroxychloroquine)氯奎寧chloroquine)和日舒(Azithromycin)進行治療卻在開立處方時遇到困難。瑞德西韋Remdesivir(GS-5734)是一種正在研發試驗的廣效抗病毒藥物(類似核苷酸),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  所有以上抗病毒的藥,其本質上以當年抗SARS的對抗療法(Allopathy)沒什麼兩樣,只是換湯不換藥:

   1)治標不治本。

   2)不可避免的醫源、藥源性病(Iatrogenic,drug-induced diseases

       後患無窮。

   3其醫藥費往往讓人傾家蕩產。外電報導,近日美國一名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的高中教師鄧尼斯(Robert Dennis)雖然出院回到家了,但身體仍持續在復原當中,先前他因為症狀很嚴重,都在醫院與病魔搏鬥。現在他收到了治療的費用收據,竟然高達 84 萬美元(約新臺幣 2500 萬元或人民585萬)

 

三、如何將「內憂外患」化解成內優外煥

 唯有做好體內、外環保,我們才能有好的免疫力,不但外邪不能侵,更不怕病毒之千變萬化,應該是「魔(病毒)高一尺,道(自愈力)高一丈」。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知天知地,勝乃可全」這是兵法上的格言。所以,既然已知道什麼是病毒,並知道其之最〝愛〞,請各仁人君子,爾後真的要注重環保,並潔身自愛,懂得趨吉避凶,才不會讓病毒〝愛〞上。

「聖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亂治未亂」(黃帝內經),中醫自古並不知「病毒」為何物,但中醫卻能很有效的防治「病毒」,而且中醫也有病毒之說,只是中、西二者所稱的「病毒」,內涵各異:

           (西醫)濾過性病毒(virus),屬外因。

          (中醫)體內代謝不良之體液、黏液及毒素(病理性產物)如熱毒、蘊毒、濕毒、寒毒、疫毒等,包括七情所傷之邪毒,屬內因。

中醫認為,外因必通過內因起作用。所以有「正氣先衰、而後邪客之」之說,即病毒(病原體)是在人體虛弱、體質敗壞時,才比較有機會乘虛而入,再與內在之病毒(體內的不良代謝廢物),互為因果、惡性循環,如此,自然使人生病或危及生命。

還有,「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這表示,雖然身強力壯,若接觸到毒性較強的病毒,或是身處疫區,頻頻接觸感染源,仍然有機會中〝獎〞(有如孤虎不敵眾狼)。

所以,除了避免到疫區儘量少接觸病源、勤洗手外,「潔身自愛」就必須要多花功夫了。關於如何做好環境衛生,增強免疫力進而趨吉避凶,相信這方面的報導也很多。不過中醫與自然醫學在這方面有非常完整的理論基礎和因應之道。

大凡以中醫藥(包括食療)防治疾病,都必須通過四診八綱(辨證論治或辨證論食),才不會誤用藥、食,否則往往未蒙其利,卻反受其害者大有人在。如免疫功能過當(紊亂)者,或體質實熱者,吃了黃耆、紅棗、桂圓、人蔘這類藥、食,其結果是過敏得更厲害;體質虛寒者,吃了板藍根【注2、金銀花之類清熱解毒、性寒涼的藥草時,犯了『虛虛實實』【注3的中醫之大忌,使其體質虛寒者,雪上加霜;體質實熱者,火上加油。所以,一般民眾除了找高明的中醫處方外,千萬不要自購中草藥亂吃。

後學依據中華自然醫學的學理依據,以「節醫減藥 體內環保三六八健康促進系統工程」營造一個「正氣存內 邪不可幹」的內環境,則沒有條件被病毒〝〞上。

五、 結語

有道是「我們不能決定氣候,但可以轉換心情」。同理,我們不一定完全瞭解病毒,但是,我們可以強化人與天地(大自然)和諧相應的意識,做好公共衛生,做好體內環保;謹守「節飲食、慎起居、適寒溫」的養生原則。維持身心六通(觀念通、二便通、經絡通、膽管通、氣血通、汗腺通);平時,就能少量食用一些靈芝、花粉等適合和強化自己體質保健食品,就不致於,一個「風吹草動」就方寸大亂,草木皆兵。

綜上所述,防治新冠病毒COVID-19流感的有效挙措,除了做好公共衛生、戴口罩、勤洗手外,中醫配合自然療法才是有效無傷簡、便、亷、效的良方善法。

    請切記:「平時不燒香,臨時抱佛腳」者,往往成效不彰。

    天佑眾生! 天佑中華!

【注1『八綱辨證』中醫通過望、聞、問、切四診,瞭解身體內正邪的的消長,、陰、陽、表、裏、寒、熱、虛、實的動態變化(病機),方能辨證施治。

【注2板藍根,為十字花科植物菘藍的根,味苦性寒,歸心、胃二經,清熱解毒,涼血利咽。主溫病、發熱、頭痛,喉腫痛。

      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會李致重教授認為:板藍根在中藥裏屬於清熱解毒之類,它只是中醫所講的清熱毒有療效,但對於濕毒、寒毒所致之病,板藍根就不相宜了。

【注3『虛虛實實』寒、熱、虛、實不分誤用藥物,使虛者更虛,實者更實。

參考文獻:

林佳谷   醫學史與自然醫學 2000.1

李致重   非典型肺炎流行的中醫思考 2003

陳紬藝   自然療法與中國醫學

約翰‧羅賓斯(JOHN ROBBIN)新世紀飲食(DIET FOR A NEW AMERICA

      P.37-602002.12

楊乃彥、李政育、孫安迪、何永慶等.《少來,病毒》 2003.6 

    何永慶. 別讓禽流感等病毒〝愛〞上你 2003.04